— 流光星陨刀 —

[补档/全职/叶家兄弟亲情向]生日

旧文补档

原ft流光星陨刀

叶家兄弟亲情向。

 

叶秋照着导航拐了半天,才找到了传说中的嘉世后门。

后门对面的长椅上叶修叼着根烟,平板放在腿上,看到他的时候还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挥挥手。

那没精打采的样子就看的叶秋气不打一处来。

“叶修!”

“叫哥。”

“混账哥哥。”叶秋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吃了没?”

“没。”叶修掐了烟,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坐。”

叶秋走进了却没坐,一把拉起几乎是瘫坐在长椅上的自家哥哥。

“走,找个饭店吃饭去。”

“甭走,就这吧,”叶修一把又把人拉了回来,还没忘了抓住平板,“出了这连不上wifi了。”

叶秋翻了个白眼。

“这怎么吃?”

“叫外卖。”

“……”

叶秋正瞪着叶修的当口,就见他拿平板登了QQ发了条语音:“就后门那个长椅,送过来就行。”复又补了一句“慢点啊。”

“坐啊。”

叶秋看着叶修这样,一下也没了脾气。他有很多问题想问,想问哥你什么时候能放下玩心好好回家,想问游戏就真有那么好玩,想问打游戏能给你带来什么,想问,你真的开心?

最主要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拿着我的行李离家出走。

“你……大四了吧。”叶修数了数,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兄弟俩尚在中学,这一转眼一个已经在荣耀职业圈打拼了四年光环加身,一个也已完成了坑爹的大学学业。

“嗯。”叶秋闷闷的应了一声,“本来想签了上次实习那家喜欢的公司上班,不过还是听爸的,读研吧。”

叶修点了根烟,若没有沉迷游戏,他会和他的弟弟一样,考学,工作,按照父母的规划,走向与电竞无关的另一条路。

然而命运没有那么多如果,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他大概依旧会义无反顾的点开游戏图标。

“你怎么样?”

“我?”叶修从兜里掏出张纸来,“上次回家不是你们都看到了吗,三冠王。”

“游戏就真有那么好玩?”

“有。”

“你……”

自家哥哥的脸蒙在一团烟雾里,眼神却在路灯下分外明亮。

“你能不能留个电话号。”

“……总丢,还是QQ方便。”叶修摊摊手,“真的。”

和小时候一样丢三落四,叶秋嘴巴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来。

“弟啊,”叶修狠吸了一口烟,“爸妈咋样了?”

“妈前几天又病了。”

叶修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不是吧?”

“过敏。”叶秋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哥一眼,“五月啊,这你都忘了。”

五月正是北方杨絮乱飞的季节,而叶家老妈有过敏的老毛病,叶修在南方过了那么久,竟忽视了这一点。

“要你何用。”叶秋翻了个白眼,心里却因终于在嘴上压了老哥一头而有点小得意。

 

“叶修?”

“沐橙来了啊。”

叶秋看了一眼拎着盒饭的苏沐橙,怀疑的瞅了一眼叶修:“外卖?”

“队里的小姑娘,一个朋友的妹妹,”叶修接过苏沐橙拎的盒饭,挑了两盒塞给叶秋,“吃吧。”

“这是……”苏沐橙看着面前两张相似度很高的脸,带点疑问。

“我弟,”叶修拍了一把叶秋肩膀,“叫叶秋。”

苏沐橙有点小惊讶,复又平静下来,礼貌性的打了招呼,叶秋也还了礼,还不忘吐槽叶修:“让小姑娘给你送吃的,真是。”

“我是队长嘛。”

“切。”

苏沐橙还细心的从包里掏出了纸巾,挥手示意:“我先回去了。”

“慢点啊。”

目送苏沐橙离去,叶秋打开了饭盒,啧,还都是他爱吃的菜,倒是不错,刚想感动一下自己这混账老哥还记得自己的口味,偏头一看叶修手指在屏幕上连点又不知道在和谁聊天。

“咳!”

“……怎么?”叶修吓了一跳,“不爱吃?”

“忙啥啊你。”

“队里的事。”叶修含糊了过去,“说了你也听不懂。”

“哦。”

叶秋扒了两口盒饭。

“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知道,”叶修特意翻了平板看日期,“呦,生日快乐。”

 “……同乐同乐。”

“你又是偷摸跑过来的?”叶修这边手上的事儿忙完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自家老弟。几年没见,在大学生活的滋润下,叶秋胖了点,但气质上却越来越有精英范儿了,就算是路边吃盒饭,也能吃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感觉来。

“偷什么偷,”叶秋差点呛到,“又不是小孩,这叫毕业旅行!光明正大出来的,来看西湖,顺便看你一眼。”

“哦。”

叶修狠吸了一大口烟。

“给我一根。”叶秋伸手。

“不给,抽什么烟啊,”叶修打掉他的手,在兜里掏了半天,摸出根棒棒糖来,“吃这个。”

“……”叶秋当然没接,闷闷的半自言自语似得问了句“你又抽什么烟。”

“一开始为了提神,后来就上瘾了呗。”

叶修轻描淡写解释了两句,翻了翻袋子,想翻点喝的。

“找这个呢?”叶秋拿了两盒大果粒。

“……沐橙还真是。”叶修摇摇头,伸手去拿,结果被叶秋躲了一下。

“先说你什么时候回家。”

“像个小孩似得呢怎么还。”叶修上手去抢,结果动作一大,原本放在腿上没吃完的半盒盒饭整个全掀在了叶秋裤子上。

“哥啊。”叶秋露出个可灿烂的,咬牙切齿的,有点扭曲的笑。

“……”饶是叶修也大脑当机了。

 

“这就你住的地方啊。”

叶秋坐在叶修床上上,看叶修在屋里另一张床上翻来翻去找干净裤子。环视了一圈,他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房间不错,但是好乱。

叶修本来是和吴雪峰住双人间,后来吴雪峰退役了,另一张床就空了出来,现在都成了堆杂物的地方。其实嘉世队长自己的东西还真不怎么多,无非几件随身衣物洗漱用品而已。倒是什么战队发的福利啊,赞助商送的外设手办啊,粉丝送的杂七杂八啊之类扔了一床,还有没拆开的快递盒子。

桌上放着应该是赞助商送的笔电,不知从哪个网吧顺的烟灰缸,周围还堆着一堆图纸,叶秋实在忍不住去理了理,却被叫停了。

“别动别动,顺序乱了。”那时候叶修还没练出来叼烟如打坐的技能,一张嘴半截烟掉了,还痛心疾首了几秒钟。

“垃圾桶呢?拖布在哪呢?”

“甭收拾了,”叶修看着上身干净透亮的小白衬衫下身大裤衩的老弟居然还收拾开了屋子,捏着条淘宝买爆款还没拆的运动裤,“穿裤子。”

“品味没救了。”

叶秋看了看自己刚被一盒面毁了的vans,摇摇头,套上了运动裤。这一对双胞胎身材也差不多,倒是免了尺码的麻烦。

哦,运动裤,叶秋咬牙切齿的想起了兄弟俩小时候被逼着跑步的时候就穿这种裤子。他特别不喜欢,感觉一点都不酷,但叶修却挺喜欢的。

“这不是舒服嘛。”

“倒是把你住的地方收拾舒服点。”叶秋指指刚被自己整理出来的一团破烂,“爸怎么教育咱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没时间啊。”

“忙打游戏啊?”

“是啊。”

“……”

兄弟俩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就一起笑了起来。叶修是突然“噗”一声,叶秋是想忍笑但没忍住,吃吃吃的低笑。

“叶修。”

“叫哥。”

“什么时候回家。”

“我回去了,你好溜出来?”

“……”

“累了就回去。”叶修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累了?”对电竞尚还一知半解的叶秋也知道,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年龄限制。

这是个二十七八岁就称老的行业。

那么累呢?

他看着叶修,突然感觉他也不容易,心里倒是有了点感慨。

“诶,那你啥时候回家?几点了?”叶修站了起来,一副要送客的阵势。

“……”

叶秋感觉自己会为这个人感慨,实在是太年轻了。

“快回去吧,好好读研,报效爸妈,为国争光。”

“……”

“裤子还要吗,洗了给你邮回去。”

“送你了。”叶秋无力摆摆手,“新买的呢。”

“哦。”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叶修又坐在了电脑跟前。

“我走了啊。”

“等会儿。”

“咋?”

叶修从桌上的快递盒子里捞了一个出来,打开来,是个去年叶修三冠时候限量发售的一叶之秋纪念手办,做的相当精致,小人儿威风凛凛。

“礼物,没啥送的,”叶修把装手办的透明盒子塞进了叶秋手里,“生日快乐啊。”

“同乐同乐。”叶秋解下了手上叶家老爷子刚送自己当生日礼物的表,塞给了叶修,“好东西,别丢了。”

“不怕爸骂你啊。”

“他送了我两块,一样的。”叶秋一副无所谓的样。

“谢谢。”叶修的神色有几分凝重,复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轻拍了拍叶秋的肩膀。

“走了。”

“拜拜。”

 

 

END

 

评论
热度(81)

2017-04-15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