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光星陨刀 —

[补档/全职/七期中心]友情岁月

旧文补档

原lft流光星陨刀

 

私设如山,友情向。

就是讲一讲七期熊孩子们的故事。

 

(1)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

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

你在伴随

有缘再聚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

彼此为着目标相距

凝望夜空

往日是谁

领会心中疲累”

徐景熙从孙翔手里抢下了麦,扯着一口原汁原味的粤语。

唐昊白眼做“不认识这俩sb”状,左边搂着邹远右边搭着李华,李华歪着头和林枫有一句没一句,刘小别低头刷着孙翔手机上的别踩黑块,袁柏清专心致志嗑瓜子儿,杨昊轩人如账号卡做“你看不到我”状,和同是枪系的王泽窃窃私语。

那会儿孙翔在越云抡着剑砍天下狂拽酷炫屌炸天,李华刚被立为烟雨副队战术核心,唐昊在百花蹲着冷板凳心里发誓要做第一流氓,袁柏清天天被方士谦抡着十字架教育,刘小别在新秀墙上撞的死去活来被左宸锐黑成狗,邹远在替补席上远望憧憬着张佳乐,徐景熙仗着有喻文州吸引火力专心治疗,林枫的抡着两把匕首和人刚正面刚的不亦乐乎,杨昊轩看着自家队长副队被苏沐橙打的没脾气,王泽坐着替补席对叶秋怨念满满。

“拿下一叶之秋!”众人喝得正迷糊,孙翔拍着桌子,怒吼“老子要做斗神!”

“唐三打姓唐!”唐昊拍着桌子“这就该是老子的!”

“教鬼迷神疑做人!”林枫拍着桌子“太猥琐了!”

“都惦记别人的卡算毛!”李华拍着桌子“我,林暗草惊,第一忍者!”

“干掉防风!”徐景熙拍着桌子“蓝雨,冠军!”

“干掉话唠/集火手残!”刘小别袁柏清拍着桌子“冠军是微草!”

“叶秋什么的都去死吧”王泽拍着桌子“我就是要华丽流!”

“靠!”杨昊轩憋红着脸拍着桌子“射苏沐橙一脸!”

包厢里突然谜の安静,半透明大大今天终于不透明了可喜可贺。

邹远惊恐,邹远感到了心累。

 

七期里第一个以主力身份夺冠的是刘小别,那会儿方士谦在,袁柏清还在替补席上半哀怨半崇拜地盯着防风的英姿。左拥神奶右抱神T的一代DPS人生赢家王杰希抡着扫把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把张佳乐扫了,把张伟扫了,防风冲的像个狂剑,十字军审判砸的风刻不要不要的,张伟钻出来一个扫把旋风然后就被独活顶着盾撞蒙圈了,被神枪一个巴雷特爆头,刘小别顶着圣盾术追着傲风残花砍,手速飙上来根本没得收,节奏错了被张佳乐抓了个正着,百花带起一波反打,于是先前一副威猛的防风又老老实实做起了守护天使的本职,前后转换毫不滞涩,行云流水的如同精分。厮杀纠缠的甚是惨烈,只有王不留行并着防风站到了最后。

刘小别激动的一摔耳机,袁柏清在赛场下也激动的一跳。当晚一张两个带着冠军戒指比着中指的手的照片丢到了七期群,惊起一片恭喜与吐槽。

灵魂语者:戒指戴中指表示热恋或订婚,你俩这是要出柜啊?

不愧是宿敌大蓝雨,一句话冷场。

 

七期里第一个实现想法的是孙翔,最坎坷的也是孙翔。最佳新人天之骄子,从中小战队熬出头进了豪门,如愿以偿拿到了朝思暮想的一叶之秋,也身不由己的陷入了嘉世的一团烂泥中。他带着内部早已千疮百孔的嘉世一路狂奔,以豪龙破军之势直冲出局区。嘉世确认出局那天晚上他和唐昊打了半宿电话,被唐昊骂了半宿傻叉弱智孙二翔,一副杀父夺基不共戴天挽袖子开干的架势,满脸戾气吓得邹远一愣一愣。而后邹远给孙翔发了个短信,说,唐昊也是关心你,别丧气,加油。

孙翔回,哼!

邹远心好累。

而后二半夜迷迷糊糊的李华被吵醒,迷迷糊糊的也问候了孙翔全家一通,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

切,孙翔挂了电话,一头栽在床上,睡觉!

其实这孩子没多少心思,就是有点中二病加上太耿直。他想要一叶之秋,因为那是最强的攻坚手,他想击败叶秋,因为他想证明他配得上一叶之秋,根本没得那些阴谋论篡夺论。龙抬头,龙回头,龙托马斯三百六十度回旋扭头,龙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转头,好端端一把却邪都被他扭成个傲娇。崔立心里那些个小九九他不懂也懒得去懂,不会察言观色他也懒得去察。还好后来肖时钦来了,架空他的队长权利他乐的如此,至少能撇开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专心研究荣耀研究怎么打叶秋。

但是他还是输了,荣耀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那天晚上刘小别袁柏清溜出来陪他和王泽喝酒扯淡,谈了一晚上人生,附送第二天被王杰希加练谈人生。孙翔一直嘀咕着,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袁柏清捏着可乐要揍他,你说你这就沉沦了还tm是我们的二翔么,刘小别刷着别踩黑块幽幽补刀二翔你不屌炸天了还真不像你。

“你俩懂个毛线!”孙翔捏着酒瓶一饮而尽,而后就躺了。

“嗯,你们真的不懂。”王泽的语气多少带着羡慕,就算挑战赛他也只是个第六人,被伍晨缠了一肚子火,又没什么作用的出局,他是羡慕主力的,也是迫切想证明自己的,可是自己在叶秋面前简直就像脱光了衣服,所有意图都被看透,控制,那种无力感像极了坠入深井,怎样挣扎都是徒劳。

孙翔还好,一路峰回路转,接下轮回的橄榄枝,与周泽楷成了双一组合,找准了队内位置,配合愈发精妙起来。只可惜还是栽给了叶秋,哦不,叶修。他连做噩梦都是总决赛的6.5秒,君莫笑扛着伞踩着自己呵呵乐,不是踩着一叶之秋一枪穿云,是踩着他孙翔,踩着周泽楷,踩着江波涛,带着四个戒指的手伸出来耀武扬威比中指。

他难过,不是不服气,不甘心,是真的难过。

“王火柴啊,你之后有啥想法?”那天晚上刘小别问。

“能打就行,真的。”

和他在挑战赛一起沉沦了一年的王泽没他那般高大的理想,只求能接着打比赛就好,他自认自己不差,可是嘉世挂牌出售那段时间,他的满世界都是惶恐,生怕再也没有站在联盟的机会。还好新队神奇对他抛出了邀请,尽管小家子气,二万不说还搞出个五千,但毕竟也能留在联盟中啊,更惊喜的是他居然还是主力核心,其实神奇也好,他暗想着。

 

那些个刘小别和袁柏清不懂的,林枫后来懂了。

当初他没想到方锐会出走兴欣,也没想到会去呼啸接手自己曾扬言要“教做人”的鬼迷神疑,更没想到唐昊丫的还是自己队长。新的唐三打舞着血祭绝魂冲在最前,一套连招打的酷似伏虎腾翔,新的鬼迷神疑紧随其后大有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气势,仿佛下一秒就能爆出个舍命一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教做人”的话太败人品,鬼迷神疑好歹是全明星帐号,自己在蓝雨也是特立独行小有名气一代战斗贼,二者一起却满满一种八字不合的feel甚至双双泯为众人。林枫对方锐的偏执不比孙翔对叶秋小,说起来两人还有点交情,林敬言把单纯的小气功方锐领走的时候他刚进蓝雨训练营,对上那满眼kirakira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之后的比赛里对上鬼迷神疑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再之后鬼迷神疑对上海无量,他依旧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带着也理解了孙翔。

俩人在群里惺惺相惜时候李华来了一句,听起来怎么一种小三密谋干掉原配的狗血感。

唐昊回了个哼,得,这才是真正干掉原配的人生赢家。

 

唐·人生赢家·日天是七期最励志的。哪怕治疗之神阴影下的袁柏清,第一弹药遮掩下的邹远,同样替补席坐着的王泽,在处子赛季的垃圾时间里也都有上场试炼的机会,透明如杨昊轩,在对阵嘉世时候李轩也对他抱了期望。

只有唐昊,本来实力不差却坐了整整一个赛季的板凳。那会子的百花纯粹是为了夺冠,队里之前没流氓,滚瓜烂熟千百次的战术体系职业组合不可能因为一个新人改变。唐昊和这卯上了劲,往死里给自己加练,看是自己硬还是战术体系硬。队里的对战之外,晚上拉着那会如日中天的孙翔和李华一次一次pk,跟刘小别飙手速,跟杨昊轩拼火力,跟王泽拼华丽,跟林枫刷新着流氓盗贼的概念,约战约到袁柏清和徐景熙头上结果得到俩人一人一个滚犊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古人诚不欺我也。

张佳乐突然退役的百花混乱如散沙,唐昊第八赛季强势崛起,强硬流氓扛着百花,一爪一爪硬是挠出了一片天,新秀挑战赛以下克上击败林敬言,靠的就是一赛季板凳的厚积薄发。第九赛季便是出任(hu)C(xiao)E(dui)O(zhang),迎娶白(tang)富(san)美(da),只欠一颗冠军戒指便可走上人生巅峰。

 

只是这颗戒指啊,一欠就欠了好久。

 

(2)

 

“来忘掉错对

来怀念过去

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

不感觉到踌躇

在美梦里竞争

每日拼命进取”

趁着孙翔刘小别俩抢手机的功夫,徐景熙抱着麦唱的撕心裂肺。

七期众的手机里的游戏差不多都被刘小别刷出了个高的吓人的记录,手速达人早就学会了收放自如再也不会被人黑成是多动症,刷起音游来喝汤一样。孙翔咬着牙要刷回来,俩人较劲的样活像第十区大公会和君莫笑抢刷副本记录。

多大两个神,丢不丢人,袁柏清鼻子里飘出一声哼,摸出自个儿的手机,戳开消灭XX,呵,有手速你也刷不过哥。

李华低着头嗑着瓜子发呆,唐昊阴着张脸,林枫感受到自家队长的低气压,大概是还在为战术苦恼。邹远发着微信,不太开心的样子。杨昊轩靠在门口抽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泽坐在角落里独自挠头。

“徐景熙你叫魂儿呢?”

眼瞅徐景熙从友情岁月唱到浮夸,从红日唱到七友,随后唱到向天再借五百年,袁柏清不能忍了。

“郑轩。。说他要退役了。”徐景熙狠抓了把头发,丢下麦,“大概黄少也快了。。”

“啥?”刘小别一惊,手上顿了顿,一直的combo断掉了,孙翔笑了两声,被李华踢了一脚,才发觉整个包厢气氛都不太对。

大概是国际赛消耗太大,十一赛季黄金一代整个儿低迷,十二赛季上半段也陆陆续续暴露了各种问题。之后几期的年轻选手后浪推前浪强势崛起着,尤其七期最盛。早已封神的孙翔唐昊,第一忍者李华,和卢瀚文争夺“新剑圣”名号的刘小别,实至名归的新第一弹药邹远,越来越有方神风范攻防转换自如的袁柏清,甚至被人叫过“白银一代”。只可惜除了刘小别袁柏清,其余人一直都欠着个联盟总冠军。

“张伟前辈也。。”邹远软糯糯的来了一句没下文的话,李华从杨昊轩那抢了只烟,猛抽了两口“担心云秀姐,烟雨压力太大了。”

“队长他。。也打不了多久了吧。”杨昊轩也放空着,想着虚空的以后。

“呵,队长。。”王泽苦笑,贺铭和申建也有了退役的打算,旧嘉世几人原本处的一般,沦落到神奇后三个难兄难弟关系反而好了起来,多少有着几分惺惺相惜。

这气氛下孙翔想起了同样状态下降的肖时钦,嘴角撇了撇。袁柏清记着方士谦刚退时候,王杰希刚退时候,自己也有过这么一出丢了魂的样。

黄少天,黄少天,刘小别心里多少有点堵,上半赛季的比赛里他直面黄少天一次,30%的血换了47%。黄少天状态下降的厉害,最直观的表现就是频道里干净了很多,机会,他越来越能看到却抓不到,刘小别感觉的很明显,以前自个儿收敛着防范着的地方,现在只需用快便能掩过去。

这不算超越黄少天,他想,可是再也没法与当打之时的黄少天交手了。他记得以前在训练营时候看第六赛季决赛,神出鬼没的妖刀把机会主义诠释的淋漓尽致,大片大片的刷屏也把垃圾话诠释的淋漓尽致,微草的连冠便是断在那片明光暗影剑气纷飞。

那时候未出道的手速达人便把剑圣视为自己的目标,第九赛季全明星更是来了一出剑指挑衅,虽然只收获了两个中指。

其实黄少天超越刘小别的更多是战略,黄金一代超越七期的也是战略。可惜七期除了李华似乎都是战术苦手,满脑子除了干谁说话就是你tm跑,更别提像那些心脏一样把战术玩成柔肠绕的百转千回,赛场布成棋局布一盘尔虞我诈步步为营,划着天罗地网杀机重重。

 

轮回有江波涛,蓝雨有喻文州,微草继王杰希之后也有高英杰,但是呼啸只唐昊一人扛着。战术本就不是他长处,他更爱横冲直撞打垮对手,第十赛季逼出了个凶残却非长远之道的人盯人,而后呼啸一直“在建立”新的战术体系,然而从叫价挖人到训练营开发均未遂。被比赛教育了“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的唐昊只得硬着头皮学心脏,抱着霸图的录像一次一次啃,对比呼啸本身的问题,像刚出道那会一样卯上了,可惜有的东西个性使然,就像给方锐玩战法他也爬摸滚打,给韩文清玩盗贼肯定刚猛照旧,唐昊看再多战术,也是习惯一人抗着往前干。

他本是匹孤狼,却得磨着爪子,敛着锋芒往团队里融。

不怪他,在百花的时候就是一人抗,刚到呼啸磨合问题大的全队撞上了新秀墙,随后干脆整个推翻了猥琐流,依旧是一人抗,在国家队学了配合,依旧习惯独自向前冲。自家队长的努力林枫都看在眼里,却也帮不上多少,他若是会玩战术,也不至于把盗贼玩的横冲直撞,赵禹哲更是个暴力分子,虽没白言飞那般奔放却也是出了名的硬碰硬,让他学着战术走位偷袭绕背比让他吃卡更难受。郭阳手握当年嘉世三连冠时候的气冲云水,却没传下来吴雪峰一点脑子,在嘉世时候有叶秋耳提面命,在呼啸也只是个听刘皓撺掇的主,至于阮永彬,身为猥琐流遗老注定得不到唐昊正视。其实刘皓战术素养一点不差,阅读比赛的能力相当出色,但心思却总是不用在正道上,有时候心里虚着,影响状态影响比赛,尤其是第十赛季被苏沐橙花式吊打赛后晕倒那次,干脆被唐昊评为“灾难”。

灾难归灾难,唐昊是耿直,不是傻,嘉世的破事也多少听孙翔提了点,他后来还是跟刘皓说,我对你过去在嘉世怎么过没兴趣,你也不必当它是什么狗屁负担,在呼啸你就给我好好当呼啸的副队,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专心打你的比赛,安心做好你该干的,自然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林枫在一边听得胆战心惊,这话听起来简直就像喻文州,唐昊这不是你画风啊,你不是该一水瓶子砸死他的么。

没办法,被逼的。

后来呼啸终于在一次一次的被教育之下建立了全新的战术体系,摘下了一直以来伪强队的帽子,刚猛如狼群。

 

同样建立起全新体系的是百花。如果要问邹远最崇拜的人是谁,他大概会答张佳乐,如果问他最重要最感激的人是谁,他肯定毫不犹豫说于锋。他当时惶恐的接过百花缭乱,重压之下浑噩噩过了一个赛季,那赛季若没有唐昊百花会成什么样他想都不敢想,后来战队卖掉百花缭乱,他心一下凉到了底,拿着全荣耀顶尖的弹药专家却打成这个样子,最差的结果就是自己职业生涯到此为止了吧。

不过百花没有放弃邹远,为他量身打造了花繁似锦,而且还买来了于锋,接用了第一狂剑落花狼藉。于锋分担了他的压力,带他击破了繁花血景的阴影,带给百花满满的正能量,也带百花夺了十余年来第一个冠军。

两人不再受制于前辈的经验,量身打造全新的配合,外加融合了张伟的经验,朱效平的冲劲,莫楚辰的稳妥,以及曾信然的成长,百花与霸图会师总决赛,一番苦战之下终于推翻了没韩文清的霸图,擂台赛邹远第一个出场,击败了年纪太大愈发力不从心的张佳乐后还余将近半血。

赛后的记者会就“新百花复仇成功”这一话题炒的飞起,相比刚出道时早就判若两人的邹远面对记者尖锐的问题,微笑着说,这不是什么复仇啊,百花想夺冠就必须击败所有的对手,只是最后一个对手是霸图而已。

也有不长眼的记者问,如果百花这次还是亚军会怎样,意气风发的于锋下意识把邹远护在身后,斩钉截铁丢了一句不可能。

 

“次奥,什么世道,孙二翔都带脑子了,唐日天都会玩战术了,百花都能拿冠军了。”袁柏清吐槽。

“啧,袁百货都能精分了,还有啥不可能。”李华接。

“杨昊轩大概还不能射苏沐橙一脸。”

杨昊轩心塞。

他大概是七期里最没存在感的一个。

虚空这个以鬼剑士为核心的队伍极其被枪炮师克制,双鬼苦手苏沐橙不是乱说的,后来盖才捷强势崛起,初一出道便极具大将之风,然而驱魔师却也被枪炮师克制,游戏设定扔出的符纸需要保护,很容易被远程破坏。

七期的其他人,不是核心地位就是神级账号卡,自己却一直顶着中庸的天赋,拿着中庸的半透明,在比上不及比下有余的虚空,当着比上不及比下有余的位置。他刚出道那会虚空就处于“枪炮师阴影”之下,他当打的时候枪炮师的火力线依旧是虚空头上的阴云,他就是在这么个队伍里当着枪炮师,比上比不得苏沐橙,比下比不了郭少,就默默当着他的小透明,李轩对他一直期望不小,却也清楚他的斤两,从未太多苛责,越是这样他便越感觉自己拖了虚空后腿。

“我是不是给七期丢人了。”又一次输给兴欣之后,心情沮丧的杨昊轩在群里丢了这么一句。

唐昊忙着呼啸的事没工夫搭理他,倒是心情不好的李华跳出来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就我不是队内核心,也没神级账号卡,不能给队伍当依靠。”他打字“比不得其他枪炮师。”

杨昊轩继续消极着“牵制也牵制不住,输出也输出不好,你说虚空要我何用?”

“那你他妈倒是练啊,悲天悯人的天上能掉馅饼是咋的”袁柏清也出来喷。

“虚空又不是打狼队,能让你留着就说明你肯定有用,”邹远现身说法“我当时不也没以为我能留在百花么。”

“我当时还以为我没机会打了呢”这是苦逼的王泽“有个队好好珍惜啊!你懂不懂老子当时的惶恐啊!”

“pk。”刘小别简单粗暴直接丢房间号“教你做人。”

杨昊轩真庆幸他有七期一群小伙伴,他们中的很多都是个顶个的天才,却真心把天赋不怎么样的自己当兄弟,在不多的个人时间里安慰自己,帮着自己。

所以自己也得配得上站在他们身边啊,他暗暗咬牙给自己定下了加练的计划,配合着虚空的战术核心转移。后来对阵神奇,发疯一样狠狠把火力线扯开,压制着对面的远程,重火力和连环鬼阵掩护下强硬的吴羽策和沉稳的盖才捷拿了一场大胜,给虚空的季后赛席位上了把狠保险。

每次都像这样就好,我也能做到。

那场比赛,已经身为副队的王泽都被杨昊轩的爆发吓了一跳,在八九十名徘徊的神奇,季后赛席位因为这一出变的岌岌可危。队长郭少依旧元气满满,同为枪炮师的他复盘时候针对半透明做了重点讲解,王泽也听得认真,自己的错误承认的坦诚,不过就是叶秋几年前说过的华而不实又展露出来了,郭少突然停了下来,走下来从兜里掏出个小夹子把王泽挑染过的长及眼的刘海撩了上去“对嘛,华而不实。”

“。。。”习惯了自家队长的跳脱,无语之余却也带起了抹笑,越是和他相处就越是喜欢这个无时无刻充满正能量的少年。而后郭少继续复盘,从一个技能衔接分析着贾兴和王泽的节奏脱节,分析着向元纬的预判失误,不得不说郭少确实是新一代战术大师中呼声最高的。复盘结束后他还把事先整理的一份轮回双一组合的录像给两人看。曾经七期最苦逼的王泽,经历过替补队员的小心翼翼,经历过职业生涯差点结束的恐惧失落,经历过心理阴影的深重打击,抱着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联盟里的心态入了神奇,却在这只队里找到了从未有过的归属感,不论难兄难弟抱团还是新生代的朝气少年们都深深感染着他。他深呼吸,点开郭少给自己准备的录像,和贾兴一点点分析着,为拼进季后赛而努力。

“积分多少?”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完毕,神奇的队员聚在一起紧张着。

“301输给了呼啸,”向元纬刷着其他比赛结果“义斩击败了烟雨。”

“我们进了!”郭少和贾兴兴奋击掌,王泽也发自内心感到高兴。

 

烟雨却没能进了季后赛,外界都说楚云秀难逃其咎,上输微草霸图,下输皇风义斩,舆论的评价除了软就是飘,连烟雨内部都有所怀疑。李华阴沉着脸复盘,舒可欣舒可怡姐妹俩眼神里的桀骜丝毫不收敛,两个神枪手华丽冲杀在前,与团队脱节也丝毫不在意,巅峰不再的楚云秀已压不住两人的节奏,冲的太快甚至治疗都跟不上,冯向明白祁脸上也是阴晴不定,两人在烟雨这么多年早不是看热闹的门外汉,问题出在哪里各自心里有数。然而烟雨的老板连这都要横插一脚,赞扬着舒家姐妹的华丽刚勇,潜意思是楚云秀身为队长却软趴趴简直难看,李华瞧着楚云秀疲惫的眼真心想一键盘糊在老板脸上说你tm懂个ball,键盘都拎起来了手被楚云秀拉住,说没事会调整。

调整的结果就是下赛季队长交给李华,自己单纯当一个主力输出,那天晚上楚云秀在自己屋子里看剧,看到煽情处靠着李华肩膀嘤嘤嘤,哭了又笑,也不知是笑剧还是笑自己。那笑看的李华心塞塞,鬼使神差揉她头发,说队长别这样,楚云秀一笑,你才是队长。李华愣了愣,大概吧,自己不该陪在这看狗血剧,该去复盘的,然而问题不是说解决就解决。没想到下个赛季卸下队长职位的楚云秀打的异常强硬奔放,燃烧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电竞岁月。

李华心疼她。

相比楚云秀的奔放,肖时钦则愈发内敛。做完一天练习的孙翔看着雷霆上星期的比赛,心里烦躁的想摔东西,小事情小事情小事情,孙翔戳着屏幕上发号施令的生灵灭,小事情大概是快退役了,记得当时在嘉世,肖时钦帮了自己太多,那两年的大起大落很多老将都未曾体会过,自己经历了,也奇迹般的扛过来了,其中不乏肖时钦的功劳,在他身后打点嘉世一切,帮他做着队长该做的事情。大概没哪个战队的队长像自己一样任性了,也没有哪个副队如肖时钦那般包容。

他戳开手机想给肖时钦发个短信,却突然愣在了锁屏,他的锁屏壁纸是张自己以前的照片,刚到嘉世的新科斗神笑的肆意张扬,带着鸭舌帽留着长发,眉眼像却邪一样锋锐,拿着一叶之秋比着中指,一副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姿态。他起身照了照镜子,拨拨染成亚麻色的短发,对着灯光便是咔咔咔一通自拍,选了张好看的设成壁纸,心里想着翔哥什么样都帅帅哒,再甩七期群里一张,炸出了一堆聊天扯淡的,一时忘了给肖时钦发短信的事。再后来,五期的周泽楷打法消耗极大的枪王,状态也开始下滑,轮回的战术核心向孙翔转移,孙翔在江波涛的指挥下操纵斗神突破着,帮枪王分担着压力,再次回到主攻手位置的孙翔褪去了当年的桀骜不驯,却依旧锋芒锐利,挥着战矛引导着整个轮回的攻势。他打心底感谢把自己引荐到轮回的方明华,感谢江波涛周泽楷,能在人生低谷遇到轮回一帮温暖的队友,真好。

他想起来发短信的事的时候,肖时钦已经退役了。

 

“小事情退役了。”孙翔在群里发。

“李华咋样了?”他继续发。

“肖队。。”王泽突然不知说什么好,肖队人确实好,但是同队的那一年却是他最不想回想的一年。

“肖时钦退役关李华ball事啊?”袁柏清抬杠。

“楚云秀也退了。”徐景熙冷不丁丢一句。

百忙之中被弹出来的李华抽空回了个操,消失了半个夏休。

“荣耀现在是咱们的时代了。”伴随着呼啸的渐渐稳定,唐昊出现的次数也增多了。

“附议队长!”林枫刷了一排感叹号,正确战术体系引导下他终于带着鬼迷神疑冲回了全明星。

“确实是。”改变了这么多届全明星只有一个治疗的尴尬的袁柏清怒排。

“是啊。”这是麦霸徐景熙“等蓝雨主场的全明星咱还去唱歌。”

“哼。”这是孙翔。

“切。”这是刘小别。

“!”这是杨昊轩。

“~”这是王泽。

花繁似锦:早就是了。

众人盯着上面那个id,卧槽这是邹远?是邹远?

 

 

 

(3)

 

“奔波的风雨里

不羁的醒与醉

所有故事像已发生漂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

将心意再还谁

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我发现了,”袁柏清叼着根百奇“徐景熙丫的唱这一首歌能听。”

一首歌,从出道唱到退役。

唐昊现在面对了当时林敬言那样的问题,状态下滑反应变慢,也亏得他一直坚持锻炼身体,相比那些死宅男手更稳,才没让“第一流氓再次易主”的事情发生,他只能尽自己的全力,让每一次的操作更加沉凝,就算是不擅长的战术,也不得不刻到骨子里。孙翔依旧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斗神,看起来状态保持的让人嫉妒,却无人知他背后付出了多少,袁柏清愈发稳健,新一代治疗之神的光芒守着微草。徐景熙林枫王泽进入了各自队伍的轮换序列,刘小别已经退役,在微草附近开了家数码产品店,杨昊轩转去了自家公会工作,游荡在神之领域每个有boss的角落,他终于在抢boss时候对着那个叫风梳烟沐的小号完成了当年“射苏沐橙一脸”的愿望,却不知那天的风梳烟沐其实是陈果代打。

“呦李华,怎么才来啊?”

李华咧嘴一笑,好久不见啊,他环视了一圈,问,刘小别呢?

“外面打电话呢。”

 

众人一开始以为他们之中第一个退役的会是以手速为依靠的刘小别,或者强硬刚猛的唐昊,或者苦逼心累的王泽,万万没想到竟是彼时还值当打的李华。

楚云秀退役的那个冬天,再也受不了外行瞎bb的李华宣布退役。

“什么情况?”林枫第一个发问。

“?”这是唐昊。

“之前就觉得烟雨不靠谱,楚云秀退役也就算了,搞俩神枪当正副队,玩什么飞机?表演赛啊?娱乐圈啊?当她俩周泽楷加秦牧云啊?”徐景熙吐槽。

“老板的意见。”李华想起这些只能苦笑“我有个ball办法。”

“烟雨这是作死啊。”杨昊轩感叹。

“简直了”孙翔说“为了点破钱搞这什么玩意,什么商业价值?能不能好好打荣耀了?”

“上头那个天天拍广告的没资格说这话吧,李华你忍了多久?”刘小别抢过袁柏清的键盘噼里啪啦。

“半年。掀桌.gif”

“可以转会啊,不至于直接退吧,想要你的队还是很多的。”邹远公正客观李菊福。

“累,”李华回“对不起云秀姐。”

众人沉默。

 

刘小别蹲在门口给高英杰打电话,蹲的脚都发麻。小魔术师为了微草的新未来不比当年王杰希为了他付出的少,就算性子再是软糯,当了那么多年队长也染上了几分威严,到了他那个位置,太多心情只能埋在心里。

“小别,一帆大概打完这赛季就退了。”高英杰的声音透着点难过,刘小别知道自己队长和兴欣队长交情匪浅,但在“退役”这个话题前,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一年半之前自己就离开了微草,手速下降的他不愿扯队伍后腿,他还能打,只是打的不再漂亮。他不想狼狈,更不想因为自己导致失败。

对面的LED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卢瀚文比赛的精彩片段,当年的小鬼个子长的都比自己高了,举止成熟,笑眼之间颇有喻文州的风范,夜雨声烦换了把重剑,随着等级提升身上银装也挨个变了一遍,不再是第六赛季时候吸引自己注意的夜雨声烦了。

飞刀剑属于微草,刘小别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他当年带去训练营的卡,权当纪念。

“唉。”

刘小别挂了电话回包厢里,众人正在扯淡,徐景熙孙翔抢着一只麦,林枫一脸这俩人没救了的样抓起另一只麦。

 

一群人里坚持到最后的是袁柏清,卯着一口气和高英杰一起拿了最后一个冠军,大有十多年前魔术师加治疗之神的气势,七期其余几个跑去看那场总决赛,在VIP席上“袁百货好样的”的大声叫喊。场上褪去了青涩和焦躁的袁柏清沉着冷静审视着全局,跟着高英杰的指令灵活选择攻击辅助或是收缩防御,高英杰的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划出一片诡谲莫测的弧线,在那弧线上有片白光等待自己。

而后几人挨个的去看看那些后辈,十赛季之前的熟悉面孔只剩了玩着夜雨声烦的卢瀚文,继承了大漠孤烟的宋奇英和拿着鬼魅才的米修远,被一群陌生的声音叫着前辈。

“啧,属于我们七期的荣耀时代也落幕了。”袁柏清把玩着拿一根银链挂在脖子上的戒指。

“七期的精神没有结束。”唐昊举杯

“七期永不落幕。”孙翔拍桌。

“永不落幕!”

十只酒杯碰在一起。

 

END

 

 

想起这个文是我最开始写的了,大概是在2014年末,时隔两年半多回头看看很多设定都还显得比较初期(?),不管不管七期真好我爱七期wwwww

评论(25)
热度(519)

2017-04-15

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