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光星陨刀 —

[补档/全职]No zuo no die——谈谈老嘉世的血崩

旧文补档

原lft流光星陨刀

 

一些关于八九赛季老嘉世的破事儿的看法。
尽量客观,不洗白不抹黑。

原嘉世俱乐部成员:老板陶轩、经理崔立、外宣部主管王升、开发部主管秦渔,技术员关榕飞,队长叶修→(八赛季)孙翔、副队长刘皓→(九赛季)肖时钦、主力选手苏沐橙、张家兴、申建、郭阳(九赛季转会去呼啸)、贺铭(九赛季交换去雷霆)、王泽(七赛季新人)、方锋然,九赛季后提拔邱非、曾升河、孟永鸣。训练营成员提到的有李睿、白胜先。


嘉世驱逐叶修这件事,是老板的积怨,而嘉世后来出局到变卖的苦果,则是前者加之队员的不满和会长的有意撺掇,全力造成的。在文中直接描写的,则是以刘皓为主,陈夜辉为副,其余描写过直接or间接打击过叶修的,主动的包括贺铭、申建,被动的包括孙翔、张家兴、王泽、方锋然等。

这些人之间八赛季时候的关系片段:


俱乐部与叶修:


然而屋里气氛却是一点不见沉闷,相反倒是有些热络。嘉世的队员们此时正众星捧月般地围绕着一个人,对于叶秋踏入会议室他们视而不见,能扫上一眼的,眼神中也全是冷漠和嘲笑。
“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控。”俱乐部经理看到叶秋进来,立刻回头说道。没有事先的沟通,没有婉转的表达,一来便是如此开门见山的冰冷通知,无情地就像甩开一团用过的手纸。

经理及其余队员对叶修这位三冠元老,是一种反常的冷漠无情和嘲笑的态度。


叶秋却早已经瞥到了经理嘴角的那丝讥诮,他苦笑着朝苏沐橙摇了摇头:“沐橙,你还不明白吗?要我走,这本身就是老板的目的。我的存在对于俱乐部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只是一个薪水包袱。”


“这不单单是实力的问题,这是生意,而我,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商业价值的。”叶秋说。
“你本该是有的,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经理在此时突然冷冷地插口。


对于这一点俱乐部很是不满。他们眼看着身边就落着一座金山,却无法从他身上挖掘到丝毫利益。总算叶秋实力强横,帮俱乐部在联盟中打出了名气,赚满了荣誉,才让他们可以一直容忍。但随着现在的成绩不佳,一切都已经不复往日。

嘉世的根本矛盾冲突点:老板和队长之间,因为商业利益所起的冲突。

 

嘉世选手与叶修:


叶修静静地望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刘皓肆意地笑着,陈夜辉也在一边陪着笑脸,王泽和方锋然两个却是有些神情不自然地躲在后面,一言也不发。


王泽和方锋然两人怔怔地听着,听完却不知道该做出如何反应。应声?还是不应声?两人最后只能是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喂!”也傻傻地听了半天的刘皓这才猛回过神来,突然跳出来:“干什么?还当你是队长吗?你有什么资格还这样教训我们的队员?啊??”

作为新人,王泽和方锋然还是很惧怕叶修的,相比突然脑抽的副队长和一副小人得志状的会长,他俩对叶修的怨念并没有太深,也不过就像是个跟班跑腿的小弟一样。


(叶修用出龙抬头后)嘉世的人,神情可就更为复杂和精彩了。
有诧异、有彷徨、有茫然、有不安,好多种,几乎不带重样的。
副队长刘皓,神情本已阴郁得快滴出水来了,看到许多人望来,这才稍稍改了改模样。

侧面反映出了嘉世众人对叶修复杂的心理。

 

嘉世选手与孙翔:


“哈哈,翔哥这话说的,这位置您来坐正合适。”回过神的众人连忙接着之前的话语抢台词。
“不错,某些人已经老了,过时喽!”
“一叶之秋也正该由翔哥您来操控,那才能真正发挥出斗神的实力。”

极尽奉承之能事,就差跪上去抱大腿了。


比赛结束后的众选手默默呆在休息室里,没有人说话。孙翔脸色铁青,狠瞪了刘皓几眼后,摔门而出。
其他选手大眼瞪小眼,偷偷观察着刘皓的神情。

孙翔依旧对嘉世人的小动作状况外,只在乎胜负,而且太年轻,喜怒均形于色。

 

俱乐部与孙翔:


“好了,不说他了,老板今天有事不能来,但是特意交给我这瓶他珍藏多年的红酒,专门用来为你接风。”经理说。 

孙翔大概是老嘉世最一无所知的一个了,有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单纯。
“特意”可看出老板对孙翔是相当重视的,嘉世新一代核心,相当的颜值,相当的技术,在陶轩心中孙翔看上去是个能实现他兼顾商业目的与竞技目的的人选。


作为职业老鸟,对于领导的咆哮也是见怪不怪了。尤其本赛季的嘉世,成绩糟糕,经理这般脸色大家都是见得多了。只有孙翔,之前在越云战队时就是被当成宝的新人,来了嘉世也是坐稳王牌核心,这还是他加入职业圈以来第一次被人当面呵斥,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可以看出孙翔一直是被人捧着当宝的傻白甜感的角色,但他也有这个实力。


“雪藏孙翔,把孙翔作为一个进退可守的借口,也正是因为孙翔代表的就是嘉世的核心。”叶修最后说道。

 嘉世的核心角色也好,核心人物也罢,不论场下如何,场上孙翔就是新确立的核心选手。

 

陶轩与孙翔:


在陶轩的眼中,苏沐橙在场上无论如何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场上没有大的突破,人气也就这样了,能不下降就是好的。而孙翔在他眼中,显然就是一个可以和周泽楷媲美的选手。年轻,场上有冲劲,而且也有外形如虎添翼,怎么看都是潜力无限。而周泽楷的成功更像是个活生生的案例,像是一记强心剂一样让陶轩敢于主动面对媒体,侃侃而谈。

孙翔是陶轩实现自己商业目的最重要的一笔。


不过对这有些尴尬的问题陶轩回答得依旧从容。他承认孙翔和嘉世的磨合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否则战队也不至于出局这么糟糕。但是随后他再次强调了嘉世的雄心壮志是要着眼于未来,过去的辉煌已经陈旧,战队需要翻开新的一页。对于孙翔和嘉世的磨合问题如何解决,陶轩终于得意地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雷霆战队的队长,全明星选手,战术大师肖时钦,将在下赛季转会加入嘉世战队。

陶轩为了构建他理想中的俱乐部,邀请肖时钦来嘉世。有战术大师,有帅哥主攻手,有美女主力,这不论是战斗实力还是商业价值都足以挽回这一年的损失。若顺畅,嘉世重新崛起不是梦。然而他站到了叶修的对立面,他更低估了叶修的强。

 

嘉世选手与苏沐橙:


哪怕嘉世这些天天都能见到苏沐橙的队友,此时看到苏沐橙进来也不由地有些发怔。不过他们倒是很快回过神来,因为此时他们觉得有更重要的焦点人物值得他们去关注。
“嗨!”苏沐橙和刘皓亲切地打着招呼,这是前所未有的。对于赶走叶秋的人,苏沐橙从来没有给过好脸,连一点虚与委蛇的客套都没有。

能看出嘉世众人对苏沐橙是有一定忌惮在的,而苏沐橙从不掩饰自己对其的厌恶。

 

俱乐部与苏沐橙:


她身上所衍生出来的周边利益,如广告代言,队服海报,都让俱乐部所获颇丰。这一点上,可以说这间屋里刘皓他们三个捆一起都比不上苏沐橙。在越来越是商业化的职业联盟,苏沐橙这样的摇钱树,不到万不得以,哪家俱乐部会舍得放弃?
叶秋能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没有商业价值,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陶轩松了口气,一切可能的不良影响都没有爆发,这让他觉得难关已过。此时还让他觉得惋惜的就是苏沐橙。不过早在决心踢走叶秋的时候,陶轩就已经接受了可能同时也要放弃苏沐橙的事实。毕竟他对叶秋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苏沐橙的存在,也已经不能动摇他要踢走叶秋重新打造队伍的决心。

苏沐橙之于嘉世,是一棵摇钱树,也正是因为这点俱乐部忌惮她。纯商业化的背景下,一个人想要站稳,还是要看自身有多少能耐啊。


 说实话,崔立已经忍很久了,他对苏沐橙也越来越不客气。因为到了这地步,崔立非常清楚,这赛季结束后,苏沐橙肯定自由转会走人。其实早在夏天的时候,嘉世不是没动过送走苏沐橙的心思,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能促成,现在眼看着本赛季结束后就会人财两空,一提到苏沐橙,各种头疼,各种郁闷。

而当苏沐橙失去价值后,就直接和俱乐部相看两生厌了。

 

孙翔与叶修:


孙翔眼中闪现出兴奋和贪婪的目光,他甘愿转会加入近两年已经大不如前的嘉世俱乐部,为的就是这里拥有一叶之秋这个顶尖的账号。一叶之秋的原操纵者叶秋,近些年成绩不佳,与俱乐部不断爆发矛盾,孙翔有百分百的信心可以取而代之。

孙翔加入嘉世的目的:拥有一叶之秋。而对于原主人叶修,却没有太深的原因在。此处孙翔对叶修,是一个初上位者对一个“过时者”的嘲笑。


叶秋和苏沐橙离开了,留在会议室的众人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风言风语的讨论又一次开始了。孙翔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他没有参与,而是凑到了经理的身边:“我不明白,他怎么会接受这条件的?”


“这人身上……好多故事啊!”孙翔手里攥着叶秋交给他的一叶之秋账号卡,他也知道,一叶之秋是早在职业联盟还没有形成前,叶秋在网游中的娱乐账号,一直使用至今,是荣耀界最古老的账号之一。

开始时就孙翔本人来说,对叶修并没有特别明确的感觉,叶修在他这位新生代的天才少年眼中是个过去式的原大神,就像cty说zsmj菜一样。就叶修本人,他也并没有太深重的目的,作为一名新秀选手,他只是垂涎于第一战法的帐号和嘉世核心地位而已。


孙翔输都输了,自然无可反驳,当时也没太失了风度。只有同队的队友,知道那一场之后孙翔是多么的恼怒,连续多天不在状态。有好心去安慰的,都是一律碰了钉子。这家伙现在是憋着一股劲,希望向人重新证明他的厉害。最好是能直接让叶秋,让韩文清都无话可说。

新秀挑战赛输给韩文清,还是那么一种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是给韩文清,还被指出不如叶修,孙翔自然是憋了一口气的,因为他的目的是一叶之秋,第一战法,有人说他照叶修照老选手差得多,他自然是不服气。

 

刘皓与叶修:


“我有一种感觉,刘皓对君莫笑是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为在针对的掩盖下,藏着的是恐惧、认可和信赖。因为害怕,他要跑去刺探对方的情况;因为认可,他偷回对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打法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不会有更优秀的战术。”

喻文州从埋骨之地副本中推测出的,刘皓与君莫笑之间的关系。

追溯刘皓对叶修的怨念,其实叶修定非有意嘲讽,只是说话一向直白。刘皓注重气氛环境等在叶修看来就是外物的东西,所谓有怨念无非是两人理念冲突。长年累月的矛盾,在叶修被退役下点燃,于是引发了一系列刘皓网游里“报复”叶修的片段。

 

陈夜辉与刘皓。


刘皓也是个资深职业选手,又是战队副队长,很清楚网游中俱乐部扶植出来的公会的重要性,所以一早就和负责嘉王朝公会的会长陈夜辉勾搭上了。


刘皓拿起手机,脸上却是显出琢磨不定的神情。陈夜辉现在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模样,在他看来已经有些过头了。职业选手虽然能对公会的经营做出一些影响,但双方毕竟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准确来说二人现在可说是一种同盟,但是这陈夜辉表现出的态度却像是他的下属一般,这就值得让人玩味了。这种感觉,很有些像是自己应对那个孙翔的模式。

陈夜辉巴结刘皓,刘皓也深知陈夜辉的重要性,两人“同盟”,相互利用。


陈夜辉会和刘皓搅到一起,就是因为他也深深地痛恨着这个名字。可是他一直没机会,他的地位远远不够对嘉世的队长形成什么威胁。直到他注意到了刘皓。说起来,还是他成功拉拢到了刘皓,是他以自己作为生动的反面教材,让刘皓对叶秋的怨气日益深重。

陈夜辉恨叶修因为他觉得叶修葬送了他的职业生涯,然而他并不知菜是原罪,反而试图拉拢刘皓,搞小动作把叶修踢出去。
刘皓会恨叶修,除了文初所表现的叶修嘴下不留情之外,陈夜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


他(陈夜辉)曾经撺掇刘皓,一起领取了扳倒叶秋的主线任务,他把刘皓视作是一枚棋子。


陈夜辉这才意识到。
扳倒叶秋的主线任务,他手中的这枚棋子,得到的好处远比他大得多。
真正的棋子,好像是他陈夜辉才对。

陈刘两人的互相利用。

 

刘皓也是个心思很多的家伙,转瞬便明白陈夜辉对自己的不满。当即上前一拍陈夜辉笑道:“走走,找个地方喝两杯,慢慢合计合计。”
刘皓并不想失去这个盟友,陈夜辉试探到了态度,当即也不再多说什么,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嘉世例会提起君莫笑)陈夜辉不自觉地望向了刘皓,刘皓的演技很好,一副刚刚才知道的样子。


说起刘皓,上次谈完之后,这家伙又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说是要再度出手帮忙对付叶秋,结果根本就没见他有什么动作。陈夜辉想想就觉得不爽。

互相利用以发泄心中怨念。

 

俱乐部与陈夜辉:


陈夜辉最后的总结,让经理皱了皱眉。这第十区的开荒,也是嘉世准备重新崛起的一步棋,现在却是遇到了障碍,而这障碍可以说是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如果不是把叶秋踢出战队,叶秋也不会跑去网游,叶秋不跑去网游,那么以嘉王朝在第十区孤注一掷般地投入,应该是很容易占到上风的。


陈夜辉这时当然不介意把叶秋多多鼓吹一下,最好是能让孙翔这个新队长不爽到要冲进网游和叶秋决斗。虽然他清楚俱乐部恐怕是不会允许,但年轻人气盛,也许私下跑来也说不定呢?就像刘皓一样。

俱乐部与陈夜辉是雇佣关系,然而其他人都很头疼叶修,这使得双方在雇佣之外有了“一根绳上的蚂蚱”感。而陈夜辉也从不放弃打职业选手的注意——推刘皓下水不够,他还想推孙翔。

 

嘉世其他人之间:


王泽和方锋然两个目前是俱乐部的替补,年纪轻轻;张家兴和申建两个却是俱乐部的当前主打,平时和刘皓走得极近。


三人之中,一个副队,一个算主力,王泽是替补,地位最低,此时起身跑到窗边,朝外一探脑袋,看到的正是苏沐橙的背影,长发飘飘荡荡地就这么走远了。


贺铭也很想说“废话”的,但毕竟这是副队长大人,还是没敢,只是鼠标在那视频的点击数上点选了两下:“点击很高的。”


王泽站在一边,这两人说话,他总是不太好意思去插口。只是视频中明显的一个细节,这两个人似乎死活都是没有发觉。


众人随后又是围观了这两个角色的各两场比赛。主要的讨论者依然是刘皓和贺铭,王泽则是在有神枪手的比赛时,能插话说上两句。


(职业选手围观君莫笑)这新闻,有的人看了,有的还没有。嘀咕怎么了的这位叫郭阳,嘉世战队主力选手之一,角色气功师气冲云水。昨晚也在群里潜水,结果看到热闹后就跟去凑了一凑。今天名字赫然见报,结果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经理那是气不打一处来,目光十分凶狠地瞪着郭阳。


孙翔、刘皓、贺铭,他们当然是超级关心叶秋现在这散人的实力才去看的。至于郭阳就有些打酱油的味道了,结果现在倒是他吸引经理仇恨最多,谁让他一进门就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


一边给了孙翔一张战斗法师的账号卡,刘皓一边又召集了贺铭几个。嘉世战队现在一半的人都以他这个副队马首是瞻。

嘉世这群人给我一种阶级化很明确的感觉,按理说都是队友哪有什么你尊我卑之分,而嘉世明显是,孙翔遗世独立,郭阳打酱油,苏沐橙高冷着,其余人以刘皓马首是瞻,而且强调了好几遍王泽是食物链底端……


只是叶修,还一本正经地给包子入侵解释上了:“经理,就是俱乐部里一般情况下管事的,老板呢,就是俱乐部的真正所有者,是背地里管事的。”

通过叶修之口解释一下经理与老板的职责。


嘉世的成绩如此糟糕,但俱乐部的两大巨头却好像并不着急,这么重要的一场比赛,干脆连队伍都没跟,这如果不是有无比的自信,那就是说对于本赛季嘉世打成什么样他们都已经不在乎。

 

刘皓与孙翔:


“呵呵,那是当然。”刘皓说着,“我现在手头正好有几个账号,我们或许可以送点惊喜给他们。”
“哦?”孙翔的眼睛突然一亮,“听起来很有趣啊!”

翔哥你太好忽悠了……


刘皓本想出声提醒一下,但最后还是忍住。他们这位年轻的队长性格乖张,根本就不是一个会听从建议的主。他已经动了念头的事,刘皓估计自己说也没用,反而是招他厌恶,最后终于也是忍住了。


刘皓这边已经是压了一肚子火了,孙翔目空一切,其实在他眼中,并不只斩楼兰他们这些人是杂草,恐怕刘皓他们这些人也是。骄傲自大的家伙,却又不得不小心陪着,这种痛苦深深地煎熬着刘皓。他甚至有些恶毒地希望,这孙翔进屋就被轰成渣算了。


刘皓心中显然已经有所偏待。他还是更看重和新队长搞好关系,毕竟这关系他未来的利益。其实在上次为了刷副本坏了心情坏了状态导致战队溃败他被千夫所指之后,他就已经有下过决心,要把叶秋当作业余的调剂,自己工作的重心,绝不应该放在叶秋身上。只不过现在叶秋俨然有重新成为他们竞争者的趋势,打击叶秋成了公私兼顾的事情,他才又开始插手,不然早像之前一样,甩给陈夜辉就不怎么搭理了。

孙翔的脾气让刘皓受不了,却又不得不为了个人在战队的前途去迁就孙翔。

 

重中之重:陶轩与叶修,陶轩与嘉世:

这才是老嘉世背后的根本矛盾。


“你我都是看着这联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都很清楚,现在的职业联盟,早已经不是过去。”陶轩开口说道:“豪门的成功,推广着联盟;出色的明星,产生最大的影响力。这才是联盟发展最最需要的。一场比赛,战术、配合,这的确重要,这可以决定比赛的胜负。但是,明星!明星才能真正地带动票房。你那些高端的战术,现在抓出一万观众来,有几个能真正看懂?那些机械复杂的配合,又有多少人能懂得其中的技术含量?没有!这些统统都不能抓住玩家的心,玩家最喜欢看到的是什么?是擂台赛里的一挑三,是团队赛里一人力挽狂澜。这才是他们津津乐道的东西,这才是他们愿意看到、喜欢看到、希望看到,并视为最神奇的东西。”


陶轩顿了顿,留意了一下叶修的神情,甚至还看了一边的陈果一眼,这才接着说:“周泽楷为什么现在被称为荣耀第一人?只是因为他帅吗?不,更重要的是,他的技术够炫,打出来的场面够好看。在玩家们的眼中,华丽,就意味着难度,就意味着高水准。你或许又会说,这很肤浅。可是大家喜欢看的恰恰就是肤浅。你的龙抬头,你说你弄出来只是为了好玩,实战价值有限。可是怎样呢?所有的粉丝都把他当作是你的招牌技。它的实战价值有限,这重要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无可复制,它只有你会,所以它就成了无可替代的华丽。当你不用它的时候,大家就会以为你水平已经下降;当你在全明星赛场上打出来的时候,瞬间就可以引爆全场的热情,这些,我不相信你看不到!”

这也是老一代选手和后期在商言商的商业性俱乐部管理者之间的矛盾,而且这一点叶修身上更加严重——因为他压根就不参与任何商业活动,嘉世空有宝山无力开发。

说白了就是,你要爱还是要面包的冲突。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陶轩就越来越讨厌叶秋面对荣耀那认真敬业的一套了。这归根结底不就是个游戏吗?有什么比给人带来愉悦更重要的?但是这家伙却对胜负充满了激情和执念,做什么都会以此为出发点,对别的其他都表现得冷漠无情。


叶秋才是他们嘉世的王牌,三连冠王朝的缔造者,手中一叶之秋被誉为斗神,和超人气的苏沐橙连年获得最佳搭档的奖项。这些本都是怎样的一座金山?结果自己却是丁点也挖取不到。而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看起来是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了。陶轩终于坐不住了,既然叶秋不肯合作,自己为什么不抛弃他?


不错,商业价值,陶轩现在总是在以此为出发点作为考量。他也想让叶秋看看,在进行了商业合作后,这个角色,以及他的操作者可以被推向怎样的高峰,他希望可以让叶秋对于拒绝商业的行为感到懊悔,他希望可以让叶秋认识到:他是错的。


这就是老板需要和选手之间做出的配合,尤其是战队的队长,更需要老板的鼎立力持。有时哪怕是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都有可能是对自家队长的权威造成伤害。因为有太多的选手都很清楚,谁才是队伍真正的老大,谁才能真正决定他们的未来,而他们赚在手中的薪水又到底是谁发给他们的。在老板不支持的情况下,队长想树立威信,很难。

这熟悉的感觉,和IG当时T了zhou的情景很像。刘皓为什么在嘉世别人唯他马首是瞻,因为他和老板目的一致啊,就像chuan为什么是IG队霸,因为王思聪和他关系好啊。

chuan在zhou离队时候说,88burden。

叶修“被退役”之后,刘皓也是那样小人得志的样子。我没有在拿chuan比对刘皓,毕竟刘皓也不过就是在默许和示意下,对那时候看起来正在慢慢变鱼的老叶阴暗点而已,老叶的离队他只算个推手,一半是被陈夜辉推就,一半出于自己积怨的推手,却不能说是根本原因。

陶轩毕竟是个典型的商人。纵然起初三人能为了梦想单纯的奋斗,在近十年后,在走了商业化的战队、选手都赢得了大收益后,他还能坐得住吗?

叶修作为玩家,作为最顶尖的玩家,他有自己的一种执着的骄傲在。他不想让商业利益染指梦想,但这是无力改变的。然而他自身却又有着一定的家庭原因,不得不拒绝抛头露面,还不能说明理由。

陶轩当然是热爱荣耀的,不然他不可能在这个游戏还没什么前景的时候就投资组战队。然而作为俱乐部老板,他不可能像叶修一样只顾追梦只在乎胜负,他要养活整个嘉世上上下下百来号人,说不染上铜臭味可能吗?他错了吗?商人有商人的冷酷,IG可以T了zhou,DK可以T了XB,因为他们那一阶段比较鱼,背满了锅,不管是管理层而言还是选手而言都看不到即时利益,所以他们这些功勋老将离开了。

不管结果如何,T了就是T了。然而后果却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


陶轩原以为接下来的一切也会按照他所预想的那样发展。但是最终队伍的成绩居然继续是一溃千里,这也是让他着实吃惊的一件事。队伍那飘忽的状态,让他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作为老板,知道的事很多,不知道的东西当然也有很多。

他对叶秋的怨念,在把叶秋驱赶后就已经告以终结了,他没想到队伍中像刘皓这样的队员对叶秋的怨念比他还要深。刘皓追打叶秋的行径,是第一次因此影响状态导致嘉世痛失好局。这之后刘皓自己倒是飞快调整,嘉世的队伍渐渐稳定过来。但叶秋在离开后居然没有放弃,还试图从新再来,在新区里搞风搞雨,搅合得各大俱乐部的开荒公会不得安宁,而且渐渐地还牵动到了职业圈中的职业选手。

如果只是像黄少天啊王杰希他们这样跑来随便和叶秋过两招,那倒也无伤大雅。奈何嘉世方面对叶秋怨念深啊!刘皓一有机会还想再去敲打,后来更是鼓动着孙翔也来寻衅,再把全队的主力选手一起招呼下,于是前一次是刘皓的状态受影响,而这一次,是全队的状态受了影响。本赛季本就基础打得不好的嘉世,状态一烂成绩就直线倒退。孙翔这样的新人更是着实缓不过劲来,像没牙老虎一样发挥横竖都不对劲。

已是赛季的末段,队伍火箭般地冲向了出局区,于是选手们慌了。出局,这绝对是一支战队的灾难,没有人想做这条船上的乘客,于是人心顿时散到收也收不住。陶轩也是回天乏术,最后只好抓紧时间预先公关出局这一灾难性的结果,先度过这信任危机再说。

 这就是,zuo了,die了。

 陶轩的决策自以为美好,孙翔,苏沐橙,加上后来引进的肖时钦,完全可以构建一个他理想中的新一代银河战舰。然而他低估了自己队员对叶修的怨念,高估了这帮队员的心理素质,也低估了叶修的实力。

刘皓与俱乐部:


“哈哈哈,果然如此。所以我说,输阵不输人。嘉世的表现虽然恶心,但像刘皓这样的家伙,依然体现着他的实力,他非但没有被队伍整体状态给拉低,反倒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更加体现出自己的难得。这种明哲保身的做法,是准备另攀高枝了吧!而且我看嘉世阵中,有这样念头的恐怕还不只刘皓。队伍都成这样了,成绩不差,那才是见鬼。”魏琛说道。

在嘉世八赛季血崩的时候,刘皓急于找出路,而嘉世九赛季有了肖时钦,有好转的时候,他想留下来。

然而:


 虽然规则如此,但大部分俱乐部在进行哪怕是交换转会时也不会完全无视选手的意向,太过强势,也会让其他选手心里产生负担不是?但嘉世这次完成的交换转会,事先和刘皓、贺铭却是一点招呼都没打,这倒也体现了嘉世对这笔转会的决绝。

兔死狗烹,过河拆桥。


嘉世逼退叶秋,刘皓可算是战斗在第一线的。他那上窜下跳的,俱乐部方面真的就一点都不知情?刘皓知道这绝无可能,他甚至有时都会有意表现给俱乐部方面看。结果俱乐部保持了沉默,这种情况,沉默就已经代表了支持,俱乐部总不可能直接出声表态你把叶秋那家伙给我赶走。这可是会落人话柄的。

刘皓也是理清楚了这些,才敢更加跳弹的。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俱乐部不表态,这是多么的老奸巨猾。既让自己把他们想干的事给干了,完了将他扫地出门都让他无话可说。他难道能拿赶走叶秋这件事去邀功吗?俱乐部就是不承认,难道能用一句“你懂的”来说明问题吗?

还算是挺悲哀的,俩人在嘉世的生涯就以这么个冤也喊不得,哭也哭不得的结局结束了。

 

嘉世出局后

肖时钦与嘉世:


崔立的尴尬,副队肖时钦看在眼里,心下也是无奈。

加入嘉世已快半年,对于叶秋和嘉世的那一番纠葛,肖时钦从各种渠道八卦,也基本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

嘉世的做法,确实不怎么厚道,不过肖时钦多少也能体谅嘉世这边经营者的心思。其他俱乐部看起来一团和谐,未必就能说明他们的经营者有多高尚,或许只是因为他们的队伍中没有叶秋,没有这特别的一位。

对于嘉世的这段纠葛,肖时钦其实没有太多八卦的心思,他觉察到的,是眼下一个更可怕的事实。

嘉世逼退了叶秋,但这没有击倒叶秋,叶秋从新区网游开始,一步一步谋划筹备,再到组织战队,参加挑战赛,丝毫都没有因此而妥协放弃过。

反倒是嘉世自己,一直被这一事件所影响。这都已经过去一年了,看看嘉世里很多人一提及叶秋时的各种神情,仿佛这是一个禁忌一般,就知道,这事成了嘉世自己心头的一块阴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肖时钦不像冲动单纯的孙翔,他注意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九九,也注意到了这些对于当下嘉世形势的劣势——然而他没办法啊。


一听到要如此做,孙翔不知为何一下子就亢奋了,如此斗志让崔立也十分振奋。肖时钦呢,心下却是暗暗叹息了一下。叶秋对这支队伍的影响,果然是根深蒂固的,不是凭自己三言两语就可以拔除的。或许想卸掉叶秋这个精神枷锁,只能在真正的击败叶秋之后;可是想击败叶秋,背着这样的压力又怎么能做到呢?

肖时钦发现自己要面对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无解的命题,心下也是犯愁。但不管怎么样,打倒叶秋,已经是他所要面对的当务之急了。崔立所代表的俱乐部方面的意思,似乎有意干脆从网游里就开始放手和叶秋的兴欣一搏。但是肖时钦却清醒地知道,网游里情况复杂,远不如比赛场上只是一对一或是五对五那般单纯。在赛场上,嘉世战队拥有绝对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带到网游里来以后,就要削弱许多了。

作为嘉世除苏沐橙外的唯一一个清醒者,肖时钦对这队伍盘丝洞一样的混乱关系是抱着一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无奈的。他看懂了,但是他没法改变,因为这是根深蒂固到了整个嘉世里的东西啊。


而一队人中,孙翔作为队长,非但没有帮大家树立正确的心态,反倒带头失衡,完全脱离团队,暴躁地在那自己发泄。这个情景……

肖时钦猛然想起来了,上联赛,嘉世最终大崩盘,状态一落千丈的时候,和眼下何其相似?选手们个个心不在焉,一盘散沙,一副失去信心和动力的模样,难道说,上赛季的那个时候,嘉世就遭受过什么挫败吗?来自叶秋的挫败?

肖时钦不愧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他看懂了,想改变——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上赛季,在叶秋离开,跑去网游以后,我们这边有没有人因为一些原因,私下跑去和叶秋打过交道?”

陈夜辉心下顿时咯噔一下,这个情况,简直太有了。他和刘皓就是这些事的主要撺掇者,现在刘皓已走,这雷要炸,岂不是只能他一个人来扛了?

肖时钦已经看透了一切:嘉世场上的溃败,与其说是叶修离开,不如说是输给了自己。


“我们的精力,应该尽可能多的放在比赛和训练上嘛!副本这种小事情,什么时候有空了,无聊了,或者再需要我们这样去牵制牵制了,我们再去。”肖时钦说。

还好嘉世有肖时钦在,这才挽回了一些状态。

 

邱非与俱乐部:


“我去训练了。”

邱非。

这赛季才从训练营里提拔上来的新人,在这种时候居然就敢和俱乐部的经理唱对台。“我去训练了”,此时说出来,简直就是对苏沐橙最后那段话的呼应。

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目光,邱非也已经离开了会议室。余下的众人大眼瞪着小眼,时不时地偷眼望向崔立。

邱非在这一点上和叶修如出一辙——关注的更多是胜负本身。对嘉世和叶修之间的酱酱酿酿,他或许确实是心存不满的,然而他的不满,大概只会化作他训练和击败对手的动力,这在那时候的嘉世是最需要的,也是难能可贵的。

 

崔立与陈夜辉:


崔立拿不出什么主意,最后只能是领导派头:“网游公会方面的事,你比我更有经验,相信你能处理好的。”

陈夜辉真想吐崔立一脸血。好在他也看出来了,崔立这貌似撇干净一样的态度,倒不是他真想撇开不管,实在是他一时间也没主意了。


陈夜辉这半天没开口,脸色忽明忽暗的,早把自己给出卖了。等他琢磨了一大圈回来,顿时也意识到自己这样迟钝的反应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再隐瞒就是挑战经理大人的智商了。无奈的陈夜辉只好坦白从宽,至于责任当然是往已经不在的刘皓身上狂推。只见事事都是刘皓的想法刘皓的构思,而他陈夜辉不过是刘皓实现自己想法时顺势给予了一点帮助,比如说,提供个角色什么的……

咣!

崔立却根本再没容他说下去,一拍桌子,猛然站起了身,手指着陈夜辉,“你你你”了半天,最后却也没你出来个什么。

现在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如果是在当时,查出导致全队状态下滑,成绩一路滑坡,最终竟然导致出局的导火索竟然是这种事的话,参与者肯定个个都要受到重罚。像陈夜辉这样属工作人员的,那直接免职都是有可能的。

但现在,事情过去几乎已经快一年,秋后算账都嫌迟。

陈夜辉可怜巴巴地退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这事现在还只是经理知道,如果让老板也知道的话,那会是什么结果呢?

这段倒是证明了陶轩、崔立这些管理层对于战队的血崩原因不完全知情。

 

错在谁?

归根结底好像错的是叶修,若不是他拒绝出席商业活动,若不是他平日耿直嘴下不留情招来队员的不满,又怎么会被整个俱乐部(除苏沐橙)排斥?但是他无论是自身实力使然,还是其余,他就是有那个去训人的资格,有拒绝出席的资格。三冠元老,荣耀教科书,原文也说,他的强大连刘皓这样对他心存怨念的都不得不承认,连想把他扫地出门的陶轩都不得不忌惮。简而言之,有能耐就是任性。

这么一看错的好像是陶轩和其他逼走叶修的选手、成员。对于俱乐部管理者来说,运营这种事,哪有对错,只有利益。刘皓的错在于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不专心专注比赛反而净搞那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他却也是有原因的。每个人的行事都有每个人的理由。叶修是最顶尖的选手,他有作为一个荣耀爱好者的骄傲,也有不得不躲藏幕后的无奈,他只想在乎胜负,有最本质最根本的认真和情怀;陶轩是商人,他品尝到了一定的利益之后想追求更多,于是和他目的不合的叶修就被离队了,他拉来了孙翔去构建他心里的大嘉世商业王朝;崔立是陶轩的直接代言人和执行者,老板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陈夜辉是个一心“复仇”的小人,却又没那个能力,只得去撺掇有能耐的人;刘皓本身就心存怨念,又务名好利,被陈夜辉撺掇之下加之俱乐部管理层的放任,他在自己上位一事上愈发的积极;孙翔心思单纯,热血上头,在乎胜负,半句话就激得他拍案而起,一次一次做了“打击叶修”的棋子;贺铭王泽申建等等,明白想在嘉世混的好就得跟个好老大,那时的形势下唯刘皓马首是瞻。

此时也能看出虫爹的安排之妙: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特殊的环境下,特殊的时间下,这些理由一环扣一环,造就了老嘉世整体的血崩。

归根结底一句话:No zuo no die。

END

 

评论(5)
热度(84)
  1. vxmjyg流光星陨刀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15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