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光星陨刀 —

[全职/唐赵]没得治

之前给柿子 @产柿官 唐赵本的G文!

唐昊x赵禹哲

小赵的暗恋故事

 

 

 “折腾啥呢你?”

林枫看着赵禹哲把衣柜翻来翻去,拎了两件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两下,摇摇头又拎出下一件。

“明天队长回队,帮我看看接队长时候穿啥。”

“今天副队说了,统一穿队服。”

赵禹哲动作滞了一下,把手里拎的一件顺手往床上一扔,又翻起了鞋架。

“你说队服穿啥鞋?这个?”

林枫抬眼看了一样:“你不嫌热啊。”

“你穿啥?”

“人字拖。”

“……”

“我说小赵你至于吗?”林枫从床头柜上抓了把瓜子儿,嗑了一口就往赵禹哲头上扔,“你不就是喜欢个男的,能不能别把自己整的跟青春期少女一样?”

赵禹哲偏头躲过顿了顿,暗骂一句你大爷,踢了鞋柜一脚,半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那你说怎么办?”

“你枫哥我要是知道怎么追人,还用得着天天和五指姑娘缠绵?”林枫翻了个白眼,但初恋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赵禹哲这一眼高于顶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最佳新人,不也照样为伊消得人憔悴,天天犯纠结。

这会儿正放假倒是没啥事,但是要还这么放任他纠结下去,影响了集训,影响了比赛怎么办?万一唐昊一怒之下再把赵禹哲踢出队,这就真是太亏了。想到这儿林枫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小赵,你合同还有几年?”

“一年啊。”赵禹哲莫名其妙。

“哦。你先跟我说说,你喜欢唐昊啥。”

赵禹哲盯了林枫半天,生怕这小子嘴里后半句是“我让他改成不”,盯了半晌觉得林枫不像驴他,倒是真想听听自己怎么想的。

“牛逼,酷炫,纯爷们。”赵禹哲不假思索。

“……有病。”林枫整个人都无语了,纯爷们,这是一个男的喜欢另一个男的的理由?

“真的,昊哥干翻了林队那次,太他妈帅了……”

赵禹哲像憋了很久的潜水员终于爬上了岸一样,眉飞色舞的对着林枫讲了起来。

 

唐昊真正进入他的视线是在八赛季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上,这位二年级生以下克上一战成名。

赵禹哲起先是不服和愤怒。虽然他挺不待见林敬言,但林敬言毕竟是他队长,踩林敬言脸面就是踩呼啸脸面,那狂傲的“以下克上”几个字一出他恨不得扒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百花小流氓。

赢了,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输了,就是装逼不成反被日。你名儿叫唐日天,还真能日了天去?赵禹哲冷笑。

但是俩人真打开了,他就直勾勾盯着德里罗不挪眼睛了。

锐气十足拳拳到肉的风格,冲脸的气势,粗中有细的操作。

相比之下,状态在下降中的林敬言在如狼似虎的年轻人面前就显得有些许的力不从心。

强大的实力帮衬下,唐昊的第二句“以下克上”就像是一句宣言。对比而后孙翔挑战韩文清的失败,唐昊这场胜的更显有分量。

强啊!

帅啊!

牛逼啊!

赵禹哲一拍大腿,完全忘了刚刚他还在心里期盼林敬言狠狠打脸打回去呢。

硬朗的风格,刚硬,强劲,锐气。赢了的唐昊嘴角微微上扬,带起一个胜利者的笑容来,他看了林敬言的手——应该是手上拿的账号卡一眼,狂热的神色一闪而逝。

喜欢什么,自己夺来就好。受到感染赵禹哲的目光连带着都狂热了起来。他望了一眼坐回队里的林敬言,这位刚被后辈挑翻的前辈依然是平日温和如水的模样,倒是他身边的方锐没精打采的更像输了的那个。同是流氓,如果是唐昊来带领呼啸,如果是他来操纵唐三打……

猥琐流猥琐流,重在反复蛰伏出击消磨取胜。然而躲躲藏藏一分,就少了一分硬朗。赵禹哲烦透了猥琐流,烦透了这躲起来自己人都找不着的打法,就算能赢,也赢得不爽。

他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头前几轮的比赛来,如果唐三打是唐昊,如果唐三打像大漠孤烟那样一往无前碾碎面前的敌人,如果鬼迷神疑像风景杀一般凶悍地冲杀……

太酷太帅了。

如果自己能像唐昊一样,在自己的新秀挑战赛赛事上,挑翻了本职业的第一人呢?

赵禹哲盯着归了队的百花流氓的后脑勺,他们队那个被赶鸭子上架的小队长正道着恭喜,而唐昊只是捋了一把头发。背侧面恰好能从一个微妙的角度看到他有点儿不耐烦的表情,赵禹哲心想,太酷了。

不知是想看看手下败将什么反应,还是单纯觉得有人在看他,唐昊侧过头向呼啸队这边望了一眼,正好对上赵禹哲灼热的目光。

还带着点崇拜,唐昊在板凳上蹲了一年,识人眼色的能耐自然是有,他有点诧异与赵禹哲居然是这么个反应,怎么说都应该特仇视自己来着吧。

唐昊微扬了扬嘴角,赵禹哲这眼神看自己,无非是想说,俩人是同一类人。都觊觎着前辈的位置,想追求本职业的第一,在众多尊重前辈甚至活在前辈阴影下的新人里,他俩一样都有着应有的野心。

是嘲笑吗?赵禹哲的火气“蹭”一下起来了,他盯着唐昊那双深黑的眼睛,对方却把头转了过去。

毕竟人有那资格,我如果那样,该多好啊。赵禹哲闭上眼,幻想着,他有一天也能用和那一样凶狠的目光,淡漠的从楚云秀手里夺下第一元素法师的位置,甚至顺便夺下个风城烟雨。

多帅。

机会来的还是挺快的,也就是一年之后,他也站到了新秀挑战赛的舞台上,面对没精打采的楚云秀,放出豪言的时候,赵禹哲望了一眼台下已经成为他队长的唐昊。唐昊眯着眼,冲他点了点头。

赵禹哲有刹那的分神——唐昊这人,如外界所说,桀骜不驯小暴脾气,偏执骄傲自我中心,但这偏偏也是他最吸引的地方。

他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争取来的。人都说唐昊和喻文州这俩人简直是板凳手的逆袭,吊车尾的典范,一鸣惊人得能拍出八点档国民励志片来。

我呢,赵禹哲想,八赛季的最佳新人啊,这起点可比唐昊要高。

 

“然后你输了,”林枫忍着赵禹哲的吐沫横飞,给他倒了杯水,“你猜你为什么会输给楚队?”

“她阴我!”赵禹哲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忽而又转过头去,“还是我没她厉害吧,反正在昊哥面前丢人了。”

“你挑战楚云秀,是为了不给唐日天丢人?”

林枫像听了笑话一样:“头壳坏掉啦?”

“当然不是啊,我想当最好的元素法师,我那天讲的真心话。”赵禹哲后半句硬是咽在了肚里,那天之后我才知道推倒前辈没想象的那么简单,昊哥比我想象的还要屌。

最佳新人基本都是盖了章的天才少年,一直以天才少年自居的赵禹哲沮丧的发现他还不如一个冷板凳出身的唐昊——尽管这个冷板凳现在是他的队长,

自那之后他再看向唐昊的眼神,比之狂热又多了一丝近乎无脑的崇拜,甚至开始有意无意的模仿。

“倒是挺像三流言情剧里追男主的小姑娘。”

久而久之,感情就像放久了的果汁,果肉沉了下来,在瓶底积了厚厚一层。旁人看来那像坏掉的沉淀,自己人才知道那是甘甜嫩滑的果肉。

赵禹哲瞪了一眼林枫,这要是别人他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膀子来就是一拳了。不过林枫是他哥们儿,好哥们,于是他只能饱以白眼。

这俩人关系怎么好起来的,理由也要归结到唐昊身上。林枫只是释放膀胱的时候推错了厕所门,就看到自家队长的头号迷弟赵禹哲半靠着隔板打飞机,嘴里含糊不清的喊着唐昊。

“你认真的?”

林枫那天那么问他。刚释放完的赵禹哲红着眼瞪他,俩人差点在厕所扭打起来——只是赵禹哲在打,林枫每次都拦的正好罢了。赵禹哲安静了的时候,林枫一句话又差点点起他怒火来。

“就算是自己主场,也不能打飞机不关门吧。”

“你滚。”

“我滚了鬼迷神疑谁来玩啊。”林枫轻笑着,半开玩笑半自嘲。

“……”赵禹哲还真认真的想了一圈,然后他发现话题轻而易举的被面前这个刚来没多久的队友岔开了。好吧,真不愧是蓝雨出来的,嘴上的技能点点的就是满。

“你喜欢唐日天啊。”林枫问。

赵禹哲没回答,不过他脸上的神色确实出卖了他,像是个秘密被戳穿一样,他想暴怒,想揍人,但是发现手上没啥力气。

唐昊是个纯爷们,他赵禹哲也是个带把的。

“打飞机时候都喊人名字了,还能怎么的。”

赵禹哲嘟囔着,想装出一个淡然不在乎的样。

“我还喊过橘梨纱麻生希呢,也没怎么。”林枫摇摇头。

“这不一样。”

“你真是认真的啊。”林枫的语气倒是没太大的惊异,似乎没怎么被这个朝夕相处的队友是个gay的事实所打动,也没有半分像赵禹哲担心的那样,瞧不起,甚至张扬出去。

“你不会说出去吧?”

“你不会影响比赛吧。”

“我是那种人吗?”

“我又是那种人吗?”

一笑而过,这事儿就成了俩人心照不宣的一个秘密。久而久之关系也就好了起来。

 

“这真是个由注意到佩服,又渐渐沉迷在这种感情之中的故事啊。”

林枫想起了他还在上学的时候看过的三流杂志,里面的女二通常就是这样,对男主一往情深,最终搞不定于是由爱生恨,对女主百般加害。

唐昊是男主,那女主是谁?邹远?孙翔?林敬言?方锐?刘皓?林枫被自己的脑洞深深的雷了一下。

不过他和唐昊同期出道,算是关系挺不错的了,还真没听说唐昊有谈过女朋友。以赵禹哲的脾气……

以赵禹哲的脾气,应该是像个中世纪骑士一样,给对方扔个白手套,喊着对方来决斗。然而不说他玩的是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法师,估计扔也是扔法师袍的大兜帽,本人更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下二楼决不下一楼的废宅,恨不得像株向日葵一样扎根在训练室。

唐昊就是那小太阳,林枫是旁边揪花瓣嗑瓜子儿的。

赵禹哲开着的电脑上反复播着B站上的国家队精彩操作集锦,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团战,精彩之极,整个画面都被弹幕淹没,赵禹哲发了条加油唐昊的弹幕,转瞬又淹没在滚滚的满屏西恩红里。

赵禹哲关了弹幕倒回重看,是半决赛BO3的第三场团队赛,战得极其惨烈,后面空血的石不转和风城烟雨并肩而立,唐三打身边是还未刷掉的一叶之秋的尸体,而对手也正余三人。唐三打以一个令人恍惚的角度斜晃了三步,侧身丢了板砖抛沙毒针。这是他身上装载的最后三件道具,再装载毒针和板砖需要读条,情况险恶无比,而对手的拳法躲过了正面拍过来的板砖,转头躲了抛沙,却没躲过隐藏极深的毒针。这细腻的操作出乎了这外国选手的意料——他们所了解的情报中,这位中国的流氓从来都是无脑一般把自己当拳法家玩,却从未想到唐昊其实相当的粗中有细。

如果只靠滚键盘就能当第一流氓,那中国千千万万玩家未免太垃圾了。

那拳法家计算了一下,就算中了也没事,除非对方的元素跟上控制。自己的两个队友已经去周旋杀牧师了,自己能抗住就是胜利,对方的元素和流氓站在了一条线上,此时最需要的长控制技能冰线放不成……

放不出吗?

正在毒针入体前零点几秒,唐三打蹲下,像让出了视野让身后的队友看到对手一样,风城烟雨扬了一下法杖,冰线划出。

比赛直接看的录像的赵禹哲知道,唐昊那一蹲,让的并不是什么视野,对于张新杰和楚云秀这等大神而言预判个拳法家的位置是分分钟的事儿,唐昊让的是楚云秀的鼠标光标。

这是个只有内行才能看到的点,赛后喻文州采访时候都说唐昊那一配合真是妙到巅峰,出乎意料。

楚云秀啊,赵禹哲想着,如果那位置是自己,自己能做到吗?

能。

“发什么呆,”林枫敲他,“吃醋呢?”

“我吃你奶奶个鸡大腿的醋,想正事儿呢,别烦。”

“楚云秀在纠结放哪个技能,唐昊给他选择的冰线。”

“什么啊。”赵禹哲翻了个白眼。林枫操作一般,不过起码是在喻文州手下呆过的,大局还是能比得过赵禹哲的,当然这录像给赵禹哲翻来覆去看个七八遍他也能看出门道,林枫这么一说他便注意到了。

“她开了全神,在取舍下一个技能放什么,唐三打低下身子估计就是想让她放冰线,于是她就放了出来。”

“这……”

“队长还是很了解元素的嘛。”

林枫拍了拍赵禹哲肩膀。唐昊这人不是走战术大师路子的,他在赛场上做的最多的也不是聊天框里编程般发号施令,而是切身实际的他指哪队友打哪。

他身后站着的元素法师,就该在他想要什么技能的时候放出什么技能来。楚云秀是凭着自己那么些年浸淫元素法师的经验做出操作的,如果换了赵禹哲呢?

凭直觉。

赵禹哲心里突然豁然开朗了。

他只要凭着直觉和心,站在唐昊身边就好了。

 

“我说……”

“啊?”

“你在想啥?”林枫看着赵禹哲那有点诡异的表情,“该不会经此一打击,就把楚云秀当成那女主角了吧?”

“什么女主角?”

看来自个儿平日的脑洞太大已经影响到日常了,林枫扶额。

“什么啊。”赵禹哲有点不爽,他精准的微操一次一次调戏着进度条君,跳回那段精彩操作前看了一遍一遍。

“有别的元素法师抢你在你昊哥身后的位置诶。”

赵禹哲愣了一下,然后标志性的撇了撇嘴。

“不可能抢的。”

“你要对唐昊表白啊?我警告你别冲动。”

“表白也等我拿了冠军吧,”赵禹哲翻了个白眼,“那样我就比楚云秀屌了。”

“你这是把楚队当假想敌了吧,人家妹子何其无辜。”

“你不懂,强者才能配得上强者。队长太强了,世界冠军,世界第一流氓。我起码也得夺个中国第一元素法师才能配的上他。”

“有病。”

“你TM才有病!我刚说我喜欢唐昊你就说我有病,现在还说我有病!”赵禹哲那白眼快翻上天去,“你倒是说病哪了,老子喜欢个人,还不能追了?”

“中二病。”

“没得治。”

赵禹哲承认了一声,中二就中二下去吧,反正因为那人是唐昊。

 

 

END




评论(11)
热度(67)
  1. 产柿官流光星陨刀 转载了此文字
    迟到了一年的混更(。

2017-07-28

67